曼陀羅

曼陀羅

曼陀羅

曼陀羅

曼陀羅

  • ۰
  • ۰

愛的緣分所致


  當他喝過那孟婆湯後,把那只碗遞給她時,人就不見了。他哆嗦著把手一撒,那只碗就掉入河裏不見了。他慢慢的睜開眼睛,原來是一個夢而已,此時經過這樣一個夢,自己好像好了許多,就象喝下那孟婆湯起了功效,他此時雖然沒有看到鄭洛洛,但在他心裏鄭洛洛還是那麼的dermes 激光脫毛關心他愛著他的。就象那碗孟婆湯一樣起了功效。也許這就是愛的精神所在,也許就是愛的人所在,無時無刻林佳河都忘不了他的意中人——鄭洛洛。
  
  他一邊在沙發上滾著,一邊嘴裏在念叨著她。
  
  “洛洛呀!我的洛洛,你怎麼這麼狠心的撇下我一個人,我真的好想你,也真的好愛你,你是我的精神和全部。”
  
  他一邊在揪心的呼喊著,一邊在痛苦的抽泣著。
  
  也許真是那孟婆湯起了功效,他就象又有了精神,又再撕心裂肺的想她和愛著她。
  
  他不住的扭打著自己,也不住的悔恨著自己。現在只有他自己在痛苦的煎熬著,自己病成這樣,也沒有人來關心他,照顧他。也許要沒有鄭洛洛夢裏的那碗孟婆湯,他早就不存在了。他在痛苦的想著,傷心的愛著。
  
  自從到現在只有想她的份,自己到現在一粒米也沒進,他很吃力德善健康管理的坐起來,看到茶幾上擺放的水果和面包,就拿起來,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也許是真的餓了,他把那些能吃的東西都一掃而光,最後還象沒吃飽似的,也只能這樣了。自從上樓來,就不想下去,更何況自己還病著,要不是吃了這些東西,現在他就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但最主要的還是那個夢中鄭洛洛端來的孟婆湯起了功效,他真的覺得他離不開她,就在暗地裏她都在救助他,他能不感動嗎?
  
  他整整躺了一宿,再加之他又吃了東西,第二天早晨覺得有了力氣,就又起來上班去了。
  
  卻說鄭洛洛和小李子回來,她和往常一樣的上班去了,在那天下午,總感覺到心裏象有心事一樣的堵挺,就象那麼的離不開林佳河的影子一樣的難受,她工作也無精打采,心裏總是七上八下的,就象林佳河要出事一樣,鬧心得很。
  
  她終於挨到了下班時間,她回到自己的住地,躺在床上,更是想他受不了,就象林佳河的影子是那麼的活靈活現在她的眼前,她這時還象做了個夢,她和林佳河在奈何橋上相遇,可是當他去要摸他,人又不見了。噢?真的是心有靈犀,真的是。直到夜裏,她總是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也許是自己太想他的緣故,她想擺脫掉這種愛的困擾,可是就是擺脫不掉。她的腦海裏全是林佳河美麗的影子。


  她想了許多許多,但她也給他打了許多電話,都是關機,也許他真的生dermes 激光脫毛她的氣了,也許自己真的傷到了他,也許他真的病了,她不敢再想。就坐起來,抬頭看著外面閃爍的星星,就象那一顆都是他,她在癡情的看著,也在癡情的想著。
   

  • quillity quillity
  • ۰
  • ۰



  清晨,万籁俱寂,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


  


  街道两旁杨柳低垂着头,柔顺的接受着晨光地淋浴;挺拔的杨树像bioderma 卸妝水健壮的青年舒展手臂,草丛从湿润中透露出几分幽幽的绿意,多么美好的夏日清晨。


  


  清晨的街道有几个农夫,肩上担着各种蔬菜往集市中赶去,而在晨光照耀下两个一高一矮的身影分外夺目;


  


  女子长得倾国倾城,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一双红唇紧抿着,一袭红衣委地,上锈曼陀罗暗纹,一根白玉簪子随意挽着那头乌黑直垂脚踝的青丝,随风舞动,散发淡淡清香,眉心处一朵黑色曼陀罗印记栩栩如生绽放着,然而她眼神很是冰冷。


  


  女子身旁的小女娃长得粉雕玉琢,水灵灵的大眼睛,鹅蛋般的小脸,嘴角带着迷人的酒窝,头发用白色的绸带系在一起,身穿白色衣裙,对襟处绣着一圈兰花,怀里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猫咪,与女子不同,小女娃脸上始终挂着甜甜的笑容。


  


  “曼陀罗姐姐,人间是不是很美?”子淑拉了拉我的衣袖,怀里的白猫听话趴在她怀里。


  


  “嗯,人间是很美!”我俯身摸了摸小丫头,原来这就DSE數學補習是人间,色彩斑斓,热闹繁华。


  


  “子......子淑?”一道很轻也很冷的声音,我和子淑寻声望去,见骑在马背上紫衣男子。


  


  那是一个极美的男子,长眉若柳,身如玉树,长长的黑发披在雪白颈后,简直可以用妖孽来形容,一个男子能长成这样,也是天下少有,只是男子面色冰冷,波澜不惊的眸子如古井般深沉。


  


  子淑见状口水都流了出来,只是那不是见了美男花痴的表现,而是见到好吃的东西。子淑曾经跟我说过,凡间那些细皮嫩肉漂亮的人类最是可口。


  


  我静静站在旁边低着头,眼帘遮住了眸中的寒意,见子淑还是呆愣看着,拍拍她肩膀,“子淑?那人叫你呢!”


  


  “啊......啊?”子淑回过神来,露出甜甜的笑容,“大哥哥,你找子淑什么事?”


  


  男子皱着眉直直望着我,眸子依旧冰冷道“子淑,这一别就是三年,怎么回来就装傻充愣了?”


  


  我被他冷冽的目光看得不舒服,正要抬头开口,一道女子娇柔声音响起:“子淑,真的是你吗”


  


  女子站到男子身旁,粉色玫瑰香紧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簪凤钗,显得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寐含春水脸如凝脂,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


  


  我不知为何听到这声音,一道模糊的画面闪过,是痛恨,背叛,绝望及悲伤。


  


  “姐姐,你也认识子淑啊?可是子淑不记得我们认识啊?”子淑笑容更甜了,美食啊,好多美食啊!


  


  “呃?小妹妹,你叫子淑?”女子错愕望着甜美可人的小女孩,眼神闪过不明的神情。


  


  “对啊,你不是叫我子淑吗?”子淑捕捉到女子不明的神情,她对怨念极为敏感,这女子看起来没表面那般清明啊。


  


  “子淑,你又玩什么把戏?烟儿不计前嫌与你打招呼,你却叫个小女孩戏弄她,要不是烟儿求情,你早就......早就被我弄死了!”男子冷笑一声,身上散发出的寒气让路过的人不自觉打哆嗦。


  


  “耀,子淑是我的好闺蜜,不可以这样对她!”被叫烟儿的女子向我走过来,伸手准备拉过我的手。


  


  “想死么?”我抬起了头,一双如千年寒冰的眸子,身散发更加强大的寒气和杀意,一下子掩盖男子刚刚发出的气息,方圆百里的事物瞬间结成了冰,是真的冰。


  


  “曼...曼陀罗姐姐......”子淑忍着不适拉了拉我的衣袖,我收敛了强大的气息转身离去,留下呆若木鸡的两人。


  


  “她是...是子淑么?”烟儿吓得失去了仪态,一屁股坐到地上,身子不住颤抖着,那双如千年寒冰的眸子,那令人刺骨的杀意,她真的被吓到,刚刚那一刻,真的感觉到与死神擦肩而过。


  


  “烟儿,你没事吧?”耀跳下马,扶起颤颤巍巍的烟儿,手都是冰冷的,刚刚他也被那强烈的杀意给镇住了。


  


  那个曾经活泼开朗,喜欢粘着他的少女不见了;她一身深红色的衣裙,眉心处栩栩如生的曼陀罗印记,直垂脚踝的长发,与曾经那个爱干净俐落的少女不同了,整个人被一种莫名的情绪在心里划过,他道不明也思不透。


  


  “曼陀罗姐姐,刚刚真是吓死子淑了,你要是在人间大开杀戒,会惊动上面的!”子淑还没回过神来,脸色煞白。


  


  “上面?哪个上面?”我又疑惑了,难道除了人间,还有别的地方?


  


  “曼...曼陀罗姐姐......不会吧?你连上面都不知道?”子淑不可思议睁大眼睛,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的,对曾经的过往没有一丝映象。


  


  巳时,街道喧闹繁华,一些摊贩嚷嚷着,少女双五成群,一些妇人与店铺的老板讨价还价,一道加快的马蹄声,人们纷纷让道,经过我身边时拉住缰绳,骏马一声长鸣停了下来。


  


  “子淑?”一道很矫健的身影跳下马背,激动得想拉住我的手,我微微一闪躲开了。


  

  • quillity quillity
  • ۰
  • ۰



  清晨,萬籟俱寂,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隱去,破曉的晨光慢慢喚醒沉睡的生靈。


  


  街道兩旁楊柳低垂著頭,柔順的接受著晨光地淋浴;挺拔的楊樹像健壯的青年舒展手臂;草叢從濕潤中透露出幾分幽幽的綠意,多麼美好的夏日清晨。


  


  清晨的街道有幾個農夫,肩上擔著各種蔬菜往集市中趕去,而在晨光照耀下兩個一高一矮的身影分外奪目;


  


  女子長得傾國傾城,膚如凝脂,雪白中透著粉紅,似乎能擰出水來,一雙紅唇緊抿著;一襲紅衣委地,上鏽曼陀羅暗紋,一根白玉簪子隨意挽著那頭烏黑直垂腳踝的青絲,隨風舞動,散發淡淡清香,眉心處一朵黑色曼陀羅印記栩栩如生綻放著,然而她眼神很是冰冷。


  


  女子身旁的小女娃長得粉雕玉琢,水靈靈的大眼睛,鵝蛋般的小臉,嘴角帶著迷人的酒窩,頭發用白色的綢帶系在一起,身穿白色衣裙,對襟處繡著一圈蘭花,懷裏抱著一只白色的小貓咪,與女子不同,小女娃臉上始終掛著甜甜的笑容。


  


  “曼陀羅姐姐,人間是不是很美?”子淑拉了拉我的衣袖,懷裏的白貓聽話趴在她懷裏。


  


  “嗯,人間是很美!”我俯身摸了摸小丫頭,原來這就是人間,色彩斑斕,熱鬧繁華。


  


  “子...子淑?”一道很輕也很冷的聲音,我和子淑尋聲望去,見騎在馬背上紫衣男子。


  


  那是一個極美的男子,長眉若柳,身如玉樹,長長的黑發披在雪白頸後,簡直可以用妖孽來形容,一個男子能長成這樣,也是天下少有,只是男子面色冰冷,波瀾不驚的眸子如古井般深沉。


  


  子淑見狀口水都流了出來,只是那不是見了美男花癡的表現,而是見到好吃的東西。子淑曾經跟我說過,凡間那些細皮嫩肉漂亮的人類最是可口。


  


  我靜靜站在旁邊低著頭,眼簾遮住了眸中的寒意,見子淑還是呆愣看著,拍拍她肩膀,“子淑?那人叫你呢!”


  


  “啊...啊?”子淑回過神來,露出甜甜的笑容,“大哥哥,你找子淑什麼事?”


  


  男子皺著眉直直望著我,眸子依舊冰冷道“子淑,這一別就是三年,怎麼回來就裝傻充愣了?”


  


  我被他冷冽的目光看得不舒服,正要抬頭開口,一道女子嬌柔聲音響起:“子淑,真的是你嗎?”


  


  女子站到男子身旁,粉色玫瑰香緊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綠煙紗散花裙,鬢發低垂斜插碧玉簪鳳釵,顯得體態修長妖妖豔豔勾人魂魄;寐含春水臉如凝脂,唇邊帶著淺淺的笑意。


  


  我不知為何聽到這聲音,一道模糊的畫面閃過,是痛恨、背叛、絕望及悲傷。


  


  “姐姐,你也認識子淑啊?可是子淑不記得我們認識啊?”子淑笑容更甜了,美食啊,好多美食啊!


  


  “呃?小妹妹,你叫子淑?”女子錯愕望著甜美可人的小女孩,眼神閃過不明的神情。


  


  “對啊,你不是叫我子淑嗎?”子淑捕捉到女子不明的神情,她對怨念極為敏感,這女子看起來沒表面那般清明啊。


  


  “子淑,你又玩什麼把戲?煙兒不計前嫌與你打招呼,你卻叫個小女孩戲弄她,要不是煙兒求情,你早就...早就被我弄死了!”男子冷笑一聲,身上散發出的寒氣讓路過的人不自覺打哆嗦。


  


  “耀,子淑是我的好閨蜜,不可以這樣對她!”被叫煙兒的女子向我走過來,伸手准備拉過我的手。


  


  “想死麼?”我抬起了頭,一雙如千年寒冰的眸子,身散發更加強大的寒氣和殺意,一下子掩蓋男子剛剛發出的氣息,方圓百裏的事物瞬間結成了冰,是真的冰。


  


  “曼...曼陀羅姐姐...”子淑忍著不適拉了拉我的衣袖,我收斂了強大的氣息轉身離去,留下呆若木雞的兩人。


  


  “她是...是子淑麼?”煙兒嚇得失去了儀態,一屁股坐到地上,身子不住顫抖著,那雙如千年寒冰的眸子,那令人刺骨的殺意,她真的被嚇到,剛剛那一刻,真的感覺到與死神擦肩而過。


  


  “煙兒,你沒事吧?”耀跳下馬,扶起顫顫巍巍的煙兒,手都是冰冷的,剛剛他也被那強烈的殺意給鎮住了。


  


  那個曾經活潑開朗,喜歡粘著他的少女不見了;她一身深紅色的衣裙,眉心處栩栩如生的曼陀羅印記,直垂腳踝的長發,與曾經那個愛幹淨俐落的少女不同了,整個人被一種莫名的情緒在心裏劃過,他道不明也思不透。


  


  “曼陀羅姐姐,剛剛真是嚇死子淑了,你要是在人間大開殺戒,會驚動上面的!”子淑還沒回過神來,臉色煞白。


  


  “上面?哪個上面?”我又疑惑了,難道除了人間,還有別的地方?


  


  “曼...曼陀羅姐姐...不會吧?你連上面都不知道?”子淑不可思議睜大眼睛,像看怪物似的看著我。


  


  我搖了搖頭,的,對曾經的過往沒有一絲映象。


  


  巳時,街道喧鬧繁華,一些攤販嚷嚷著,少女雙五成群,一些婦人與店鋪的老板討價還價,一道加快的馬蹄聲,人們紛紛讓道,經過我身邊時拉住韁繩,駿馬一聲長鳴停了下來。


  


  “子淑?”一道很矯健的身影跳下馬背,激動得想拉住我的手,我微微一閃躲開了。


  

  • quillity quillity
  • ۰
  • ۰

این متن دومین مطلب آزمایشی من است که به زودی آن را حذف خواهم کرد.

زکات علم، نشر آن است. هر وبلاگ می تواند پایگاهی برای نشر علم و دانش باشد. بهره برداری علمی از وبلاگ ها نقش بسزایی در تولید محتوای مفید فارسی در اینترنت خواهد داشت. انتشار جزوات و متون درسی، یافته های تحقیقی و مقالات علمی از جمله کاربردهای علمی قابل تصور برای ,بلاگ ها است.

همچنین وبلاگ نویسی یکی از موثرترین شیوه های نوین اطلاع رسانی است و در جهان کم نیستند وبلاگ هایی که با رسانه های رسمی خبری رقابت می کنند. در بعد کسب و کار نیز، روز به روز بر تعداد شرکت هایی که اطلاع رسانی محصولات، خدمات و رویدادهای خود را از طریق بلاگ انجام می دهند افزوده می شود.

  • quillity quillity
  • ۰
  • ۰

این متن اولین مطلب آزمایشی من است که به زودی آن را حذف خواهم کرد.

مرد خردمند هنر پیشه را، عمر دو بایست در این روزگار، تا به یکی تجربه اندوختن، با دگری تجربه بردن به کار!

اگر همه ما تجربیات مفید خود را در اختیار دیگران قرار دهیم همه خواهند توانست با انتخاب ها و تصمیم های درست تر، استفاده بهتری از وقت و عمر خود داشته باشند.

همچنین گاهی هدف از نوشتن ترویج نظرات و دیدگاه های شخصی نویسنده یا ابراز احساسات و عواطف اوست. برخی هم انتشار نظرات خود را فرصتی برای نقد و ارزیابی آن می دانند. البته بدیهی است کسانی که دیدگاه های خود را در قالب هنر بیان می کنند، تاثیر بیشتری بر محیط پیرامون خود می گذارند.

  • quillity quillity